新闻中心NEWS

一个悲哀的社会形态

闫丽

1984,不仅仅是一个年份。

这是一个扭曲的社会,麻木,极权,禁锢,暴力,没有人权。这是一个作者预言中的民主社会主义,正如德国的纳粹,俄国的苏联,中国的文化大革命。

书中开篇就描写了主人公温斯顿的生活环境,即作者预言中人民的生活环境。“门厅里有一股熬白菜和旧地席的气味”,墙上贴满了彩色的招贴画——“老大哥”,并且他面带威严,时时刻刻地看着你。在这样一个环境中,仿佛时时刻刻有人监视着你,压抑、没有安全感、没有自由。就像书中所写:“虽然阳光灿烂,天空蔚蓝,可是除了到处贴着的宣传画以外,似乎什么东西都没有颜色。”读到这里,你想到了什么?奥斯维辛集中营?文化大革命的生活?不,奥威尔所预言的社会还不知于此。

对思想的摧残

在这样一个没有自由、时刻被监视的社会,最可怕的,不是生活窘迫,或是毫无乐趣,而是思想警察。思想警察就是揪出思想异端人士的特别警察,他们无处不在、无所不为,渗透在社会的每一角落,很可能一位老房子的老人就是。他们监视你,控制你,玩弄你,折磨你,改造你,蒸发你。人之所以称之为人,是因为他有思想,会思考。但是在这个可怕的社会,存在这思想警察这种职业,它禁止你有其他的思想,只能信仰唯一的党,信仰老大哥。一旦你有了异心,就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所以,在这个社会中,涌现了一群又一群的行尸走肉,他们麻木,完完全全地被统治者操纵者,甚至连最基本的人性都没有。

对童真的毒害

童真应该是世界上最纯洁、最珍贵的东西,然而在奥威尔预言的社会主义中,成年人被奴役着,而孩子们也遭受着异常的荼毒。

主人公温斯顿在邻居派逊斯太太家中见到了两个孩子,他们与可爱,天真没有任何联系。男孩面目英俊,外表凶狠,目露凶光,而女孩子一直模仿着男孩子的动作和语言。“叛徒!”“思想犯!”在温斯顿看来,“有点令人害怕的是,他们好像两只小虎犊,很快就会长成吃人的猛兽”。而那个小女孩更是蹦跳着叫道:“我要看绞刑!”这些描写完全不应该去形容天真无邪的孩子们,但是在这个社会,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是充满暴力的,麻木不仁的。他们的性格是扭曲的。

对情感的禁锢和迫害

党是反性的,因为性本能创造了它自己的天地,非党所能控制,因此必须尽可能加以摧毁。尤其重要的是,性生活的剥夺能够造成歇斯底里,而这是一件很好的事,因为可以把它转化为战争狂热和领袖崇拜。在文中,主人公痛恨坐在他后面的黑发女郎,原因是因为她年轻漂亮,却没有性感。腰上围着令人厌恶的红色绸带,那是咄咄逼人的贞节的象征。

在上文中提到的邻居派逊斯太太家一段中,温斯顿不仅寒心于对孩子的荼毒,更加痛恨的而无奈的是对亲情的迫害。文中这样写道:“关门的时候,那个男孩还在叫‘果尔德施坦因!’但是最使温斯顿惊奇的,还是那个女人发灰的脸上的无可奈何的恐惧。”女人为何恐惧?她恐惧的是,对党的忠贞,会让亲情变成虚无。“再过一两年,他们就要日日夜夜地监视着她,看她有没有思想不纯的迹象……他们崇拜党和党的一切。唱歌、游行、旗帜、远足、木枪操练、高呼口号、崇拜老大哥——所有这一切对他们来说都是非常好玩的事”。

党反对性,迫害亲情,同时,它也在扭曲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我暂且理解为友情的萌芽。主人公温斯顿一直没有办法确定奥勃良是友是敌。“其实这也无关紧要。他们两人之间的相互了解比友情或战谊更加重要。”在这个社会,人与人之间是毫无信任感可言的,所以更别提友情。因为一个熟人,甚至是亲人,都有可能背叛你,举报你,而使你彻底消失。温斯顿没有朋友,唯一可以作为朋友的,是他的日记。在写日记中,他可以把心中的愤懑和反抗发泄出来。然而,就连日记都是被禁止的,需要他小心翼翼地藏好的。

一个悲哀的社会形态

当我读完整部书的时候,我快要窒息了。作为一个拥有小康家庭的独生子女,我无法想象如何在这样一个社会下存活。仿佛这个社会就是在警告你,不能这样,也不能那样,你必须怎么样。或者说,这个社会下,人不能称其为人,而是不能思考,没有作为的木偶。线的一头连着统治者,它赋予你生命,你才能活着;赋予你信仰,你便要忠贞不渝地崇拜它;赋予你仇恨,你就要一辈子痛恨着“叛徒”,虽然你并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叛徒。奥威尔说:悲剧是属于古代的事,是属于仍旧有私生活、爱情和友情的时代的事,在那个时代里,一家人都相互支援,不用问个为什么……今天有的是恐惧、仇恨、痛苦,却没有感情的尊严,没有深切的或复杂的悲痛。诚然,这个社会似乎什么都不存在了,自然也就谈不上是悲剧了。有的只是悲哀。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看过宗璞写的一片短文,《我是谁》。那是在一个真实的时代背景下发生的一个人的悲剧,或者可以说是一个时代、一个社会形态的悲剧。文化大革命时期的韦弥,被判成“黑帮的红人”。“别装蒜,你这牛鬼蛇神!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你的狗命值几个大子儿!”这些话都是路人对韦弥说的,就算是毫不认识的人,只要是看到她剃了半个头(剃半个头是被批判的标志),都会对她嗤之以鼻,人人得而诛之。尽管他们可能根本就不知道韦弥是谁,她犯了什么事。然而这样的恶语,这样的攻击杀人于无形,韦弥就在这样的舆论中迷失了自我,她开始怀疑自己,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最后她相信了众人的谩骂,她就是牛鬼蛇神……

同样都是麻木不仁的人们,盲目地崇拜统治者,没有友情,没有爱情,没有亲情。统治阶级极权专制,禁锢思想,限制自由。底层人们群众无知愚昧,冷漠无情。作者准确地预言了这样一个悲哀的社会形态。就像全文都在强调的: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相反地,作者希望统治阶级崇尚和平,赋予更多的人自由,而警醒底层人民知识就是力量,要用知识武装自己。

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人们多半以被奴役,被剥削和压迫的形态生活着。直到现在,人们仍然在某种状态下以这样一种方式生活。他们在精神上被剥削着,被奴役着。我们应该选择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