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NEWS

乔治·奥威尔的寓言王国

孙予青

《动物农场》一书的开篇编者将其定义为“政治寓言小说”,视角和思考的维度就自然的从作者身处的时代背景出发,如果你不了解20世纪的人类世界发生了什么,那你根本就无法明白这个荒谬的童话在影射什么。

故事发生在英格兰的一个农场里,主人整天喝酒,对农场疏于管理,农场里的动物都被拟人化,但又保留了它们的动物本性。被称为老少校的是一只年老的猪,他在临死之前召集全体动物开会,他要传播他深思熟虑的思想:动物被人残酷剥削,动物必须起来造反。少校的一番话给了农场里一些动物们一种人生的全新展望,一种前所未有的振奋感和巨大的骚动涌动开来。很快他们顺利赶走了琼斯先生一行人,他们成了农场真正的主人,他们有条不紊的生产自救,他们拥有自己的领袖,自己严格的戒律,自己的歌,他们齐心协力的抵御外敌的倾入,艰难的建造风车,共享共产主义硕果, 可随之而来的却并非曾经预想的世界,反而是变本加厉的迫害和生活的窘困。终于有一天,动物们震惊地发现:猪们穿上了衣服,用双腿站立着走路——他们已与最初的敌人“人”无异。   

这本书的真正寓意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它讲述了狂热的革命是怎么变成恐怖的独裁的。

与其说乔治奥威尔描绘了一个动物农场,不如说他造就了一个寓言王国,每个个体都有与之相应的影射,甚至每一个事件、每一个细节都有指代,都可以对号入座,它远远不像表面上来的那样滑稽和轻松。那只叫拿破仑的猪,作为农场里最聪明的动物,也是农场的最大掌权者,它影射斯大林,是个深知政治斗争奥秘的野心家;雪球,即托洛茨基,但他与拿破仑政见相左,导致破裂;四口小肉猪,当指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布哈林和李可夫等人,除此之外,其他动物都分别象征工人阶级、警察、普通劳动者以及愚昧的民众等。乔治奥威尔编织了一个前苏联时期的共产主义社会,接受思想、发动革命、当家做主、权力斗争、阶级分化、个人崇拜的过程,以及“牛棚战役”,“风车战役”在历史上都有相应的蓝本。我们从中可以窥见,凡是革命者,一开始都有一个无比正义的理想,在一穷二白的情况下,人们很容易团结一致,而往往事情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就会产生新的阶级冲突。集权主义,就是因为一种党派控制国家而没有受到监督,他们因为垄断了权力,拥有没有监督和制约的权力,特权自然迅速膨胀,他们通过操纵语言,轻易歪曲和篡改历史与真理,垄断权力,一步一步蚕食着革命果实,建立特权,控制舆论,欺瞒愚弄民众,颠倒黑白。

小说中最令我心惊肉跳要属那句,被篡改的只剩下一条的戒律,其道破了这个故事的全部本质:

所有动物一例平等 
  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 
  更加平等 
   不得不佩服乔治奥威尔对于无产阶级革命深刻的洞察,他已经远远不止是一个小说家,还是一个社会学家,预言者,而历史是否还会重演?动物们的救赎在何处?奥威尔没有告诉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