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NEWS

关于社会政治的一点浅谈

康伊可

前些时日阅读了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庄园》,边读变在作者笔下的打趣嘲讽中细细品味,强烈地感受到书中在动物的故事里对于社会的映射,体验颇妙。同期,在我阅读的作者的另一部小说《一九八四》中,书中描写的尽是触目惊心的宣传口号以及无处不在的老大哥监视,有些片段甚至会让人觉得三观也受到一定冲击。不同于《一九八四》,在这《动物农场》里,面对极权主义的严肃话题,作者乔治.奥威尔以动物作寓言,赋予了它“轻”的特质,用“轻”的故事,承载了作者关于社会政治厚重的观点与体悟。

故事主要讲述的是一群动物在老领袖的遗愿下,反抗并打败人类,获得了农场的自主权;但好日子不久,两位猪领袖中的一位被另一位驱逐,从此动物们在新的猪领袖的淫威下劳苦工作,日子越过越苦。直到有一天它们发现它们的猪领导变成了它们曾经的敌人——人类。

在这本书里有很多隐喻。而在这样的一个个隐喻中,其实也能找到它与现实是有很多相对应之处的。比如说,故事中的老少校可以参照现实中诸如列宁等的革命领袖。再比如,猪猪拿破仑可以参照现实中诸如斯大林等篡取革命果实的第二代领袖。而书中的那只叫做嘎吱的小肥猪猪,可以想成现实中极权国家的宣传工具,。另外,故事中的众多猎狗,就好比现实中的各种国家军队或是武器等等。

在读这本书的时候的心情,其实是有点复杂的。故事本身给人一种很有趣好笑的感觉,但慢慢回味起来,诙谐中又带着几缕心酸。再到后来则是一种无奈悲哀之感。书中所映射的,当然不只是像苏联这样的现实社会。在很多我们所熟悉或是不熟悉的国家,曾经发生过或正在发生着一些事,而这些事恰巧又被这本书所言中。所以我倒是觉得这本书更像是一本预言书,预言在极权社会里的一些黑暗与弊端带给人类的社会生活很多不一样的改变。这也并不是说政治这东西因此就是肮脏的不堪的。社会政治本身是必然存在的,故而没什么好坏之分,它只是一个相对概念。对于我们身处在其中的这些人来讲,它的“好”与“坏”,其实只是取决于你恰巧是受益者还是受害者。而集权主义又为什么是坏的,因为在整个社会中,权力集中在一个人手中的独裁统治,会让它的受害者规模庞大。一个社会若是充满了受害者,还谈什么和谐与安宁。一个充满受害者的社会必然充斥的是不满、是躁动、是企图爆发的喷薄欲出的哀怨和戾气。

这本书可以说是非常好的政治寓言,也让我们看到只要看清一个国家整个社会运行的规律,预知就不是一件难事了。在中国,我们的社会是否能在改革中不受条条框框的约束,在改革和创新里把很多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政治经济理论开拓出适合自己、适合广大中国民众的一条路,我们抱着信心,且行且看。